莫比乌斯

【周叶】桂花酿 1

欲买桂花同载酒,终不似,少年游。
ABO
原著向
老叶信息素:白酒
小周信息素:桂花
不能保证不虐
不能保证填完

叶修家的院子里有两株专人看管的嫁接桂树,这在北方实属不易。每逢金秋,十里飘香。
母亲和她的朋友们喜欢坐在树下喝茶,偶有金黄花瓣飘进茶盏,无尽缱绻。
孩子们便调皮得多,叶修常常带着弟弟围着两株树爬上爬下,一粒一粒的将桂花摘下揣进兜。桂花的香气能在口袋里留得足够长久,引得整个人都飘着细细香味,叶修对这种感觉很是欢喜。彼时尚小,爬树实在危险,被大人制止后,兄弟俩又找到了新乐趣——摇桂花。初开的桂花还未足日,摇得厉害,却也只有零星散散落下。或许捣乱才是快乐本身,这样的一场玩闹已足够充实内心的满足。
叶父好酒,兴许祖上是南方人的缘故,独好一口桂花酒,叶母便练得一手桂花酿的好技术。每逢十月,待花开满,便是打桂花的好时节。
听闻打桂花,最兴奋的莫过于两个小少爷了。往常从不早起的小孩子,今日早早就等在了树下。高兴地手舞足蹈,拍打着小手,使劲得催促着快点。
两个帮佣阿姨在树下铺满纱帐后,便拿着准备好的竹竿轻轻敲打着树上的枝叶。金栗纷纷落下,好一场桂花雨。兄弟俩坐在草地上,肆意挥洒着落在纱帐中的桂花,好不快乐。
“小修少爷这么喜欢桂花,以后去南方吧,再娶个南方的姑娘回来。”
这样的孩子太过天真可爱,连帮佣阿姨都忍不住调笑,眼底尽是藏不住的宠溺。
她们不曾想到是,几年后叶修真的出走南方,一走数年。
“才不要,我要娶顶漂亮顶漂亮的。”
叶修只顾玩着,头也不回随口就答了出来,也不觉得自己重点是不是不对。
听闻这话,大人们都乐了,一个劲得调侃,几岁的孩子就想着老婆孩子热炕头啦,还要顶漂亮的。
许是叶秋听到这话也耳尖泛红,叶修却依然面不改色心不跳,一边愤懑居然没人信我,一边还信誓旦旦你们就等着瞧吧。引得弟弟叶秋末了也挤出了一句“你真肤浅”。
引得叶修抬手就是一个爆栗招呼到他头上,哭哭啼啼的去找大人告状了。
像往年一样,母亲将收好的桂花洗尽晒干。小半做成香囊,放进儿子们的兜里。小半封存在玻璃罐待泡茶时取出。剩下的全部为叶父酿成美酒。
晚上叶修抱着香囊安然入睡。
这,便是叶修对于童年最怀念的一幕。

评论(3)

热度(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