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比乌斯

【周叶】桂花酿 4

叶修倒不是不爱吃零食,只是行李实在太重。接下来不知还有多少路要走,没必要的东西都不能留,索性随着邦尼兔一起送给小孩算了。
周泽楷却是望着一堆零食,不知道该做何应对了。零食对他来说这么珍贵?那我以后一定要给他买很多零食,一边吃一边扔着玩。突然很心疼他怎么办,他这么重视这些零食我到底还要不要收。收了如果他因为不舍半夜在我对面哭出声了怎么办,我要不要去安慰他。
周泽楷的内心弹幕,叶修自是无法知晓。他只坐在自己床头,双手叠放在旁边的小桌上,撑着头,内心犯着难。
想要送给周泽楷的回礼,随身携带的玉佩。价值方面,肯定有过之而无不及,这可是自己和叶秋出生时母亲特意拿了最好的玉,请了最有名师傅打造出来的。兄弟俩一人一块,除此此外,世间绝无仅有。十六年来玉佩一直挂在自己脖子上,被自己的身体养得晶莹剔透。
这样的物件,倒是拿得出手的。难就难在,母亲说过这玩意儿是送给自己未来儿媳的,目前只是暂时养在兄弟俩身上。随意送了别人,这若是让叶母听了去,可不就是想打人么。
突然就见叶修一拍大腿,想到这里,便是想通了。也不知自己在纠结什么, 离家出走是为了什么,当然是为了玩游戏!这就对了,沉迷游戏的人怎么可能会有老婆,是游戏不好玩,还是老婆不够烦,现在纠结这些果真是想得太多。
而且自己实在喜欢这孩子地紧,他都这么傻了,我不能骗他,不能言而无信,不能辜负世间的信任。
说着便招呼了还在发愣的周泽楷过来,眼睛都不带眨的,只三秒时间,玉佩便到了周泽楷的脖子上。末了也不知为何,玩心大起,亦或是私心未觉,便添了句:“这原本是留给我未来老婆的,你长大了要不要嫁给我啊。”
小孩听闻这话,只觉得脖子一沉,仿佛戴的不是枚玉坠子,而是具玉如意,一时竟失了神。脸色倒是由肉眼可见的速度由白转红,为防止窘迫,头都快低到尘埃里了。
叶修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也没想等着他答复,拉着小孩回去对面的铺位安顿好,瞧了瞧那玉佩。如此一看,倒显得沉默内向的小孩带着几分温润如玉的气质,引得叶修连连点头,浮想联翩。
真是不错,这长相便是顶漂亮了吧,不知以后还将如何妖孽。
这样的长相妥妥会是个Omega啊,若是娶回去要羡煞多少旁人。
再生个孩子就再好不过了,我家有双胞胎基因,说不定能生对双胞胎,孩子肯定像他最好。
给孩子取什么名字好呢,一个姓叶一个姓周吧。
醒醒吧,电子竞技是没有爱情的。
拍走脑中不切实际的幻想,叶修觉得自己真是越活越回去了。一向宠辱不惊,如今竟对着这么小的娃娃有如此不堪的思想,难不成真想让老头去局子里捞人吗。
可现下手机没有,也没电脑,实在无聊,也就对面的孩子能玩一玩。大概是自己调侃过了度,人孩子到现在连头都不愿抬一下,甭说跟自己玩儿了。
这下双方都没话,叶修便觉得自己把天儿聊死了。让你嘴贱,连小娃娃都调戏,人家不理你了吧。没关系,大不了换个话题,这孩子虽不爱言语,却也是个懂礼貌的社会主义好孩子,有问他必定是会答的。
“小朋友你多大啦?”
周泽楷仍是没有抬头,心底有些许失望,转瞬即逝。又觉得这话题转得真是生硬,却也老老实实闷着声回答问题。
“12”
“我看你这个子不小,多高了?”
“165”
“你是上海人吗?”
“嗯”
“你一直都不爱讲话吗?”
“没”
……
……
经过一番调查取证,再加自己脑补,叶修终于从孩子每个问题只言片语的答案中,将他的个人简历拼凑了出来。
周泽楷原本是跟着老师来北京某高校参加夏令营的,奈何回去的时候发生了分歧。大家都选择坐飞机,最不济也是高铁。可周泽楷没坐过卧铺,觉得新鲜,想试一试。和老师再三保证自己会注意安全,便自个儿走了,这才遇上了为了节约钱选择这趟列车的叶修。
作为交换,叶修也毫不掩饰向周泽楷讲述自己如何离家出走,如何沉迷游戏。那表情极其自豪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讲的是自己扶了老奶奶过马路的事情。所幸,最后还存了点良知,三令五申周泽楷不许跟自己学。什么小孩子的任务是好好学习,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,为建立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做出贡献。什么游戏是电子海洛因,小孩千万碰不得。
你问我?我已经是大人了,所以这些要求对我无效。
说的头头是道,倘若换个人来讲,说不定周泽楷就信了。
这俩聊着天,一个沉默寡言,一个口若悬河,竟也不觉得尴尬。快接近十点,叶修便让着周泽楷睡下了,这么小的年纪是该早睡的。
叶修却是如何也睡不着了,自己出生于军人家庭,熟读兵法,深谙谋略,自是知晓君子之交淡如水的道理。欣赏周泽楷,这本无可厚非,许是因为那俊俏的相貌,或是因着那副经摄人心魄的眉眼。
可自己明明见识过不少风度翩翩的高干子弟,冰雪聪明的大家闺秀。甚至说句不要脸的话,自己和叶秋的长相也属高个中拔尖儿的,用仪表堂堂,玉树临风的形容一点都不为过。
斯人若彩虹,遇上方知有,古人诚不欺我。
若是往常,欣赏便欣赏了,点到为止即可。为何,偏偏面对这个周泽楷如此特殊,像着了魔一般。
自己不是自来熟的性子,本不该对个孩子刨根问底,更不该将自己的事情如此摊于陌生人前。想了解他,也想让他了解自己。这对于家庭背景复杂,打小便学着深谋远虑的人来说,如此不计后果的行为,实在是不妥。若是被有心人利用,得不偿失。
可不知哪里来的自信,就是相信面前的这个孩子无论如何也不会害自己,不会背叛自己呢。
也并非真就对周泽楷存了什么特别的心思。喜欢,有。漂亮的脸蛋儿谁不喜欢呢。可如果单单只是这样,不可能突破自己的防御心。爱,肯定是没有的。任谁都不会丧心病狂到对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动这样的想法。
那么这样的感情到底算什么,如今对周泽楷的亲近到底源于何处,明明初次见面,却好似旧友。就差泡杯茶,一起聊聊人生了。
倒应了那句:一见之,如平生欢。
从前只当这样的事太过飘渺,如今亲生经历,其中的欣喜与不安已有几分了然。这世间,果然情之一字最叫人迷茫。
罢了,叶修这人有一个好处,想不通,那便不想。早些休息,毕竟天亮就该到站了。
现在的叶修当然看不透,这不过是两个命中注定会相遇的灵魂,久别重逢。
世间所有的相遇,都是久别重逢,如此而已。
人的一生太过短暂,一辈子不够与你相爱。所以想早些认识你,早些执子之手。
上火车前在月台忍不住望了望远处的天空,这是B市少有的蓝天。风吹散白云,天幕如海般湛蓝。那时,还以为这天只是时光的洪荒中稀松平常的一天,却不想自己已经站在了命运的齿轮上,你正向我走来。
于千万之中,没有早一步,也没有晚一步。我在人生的三岔路口,看千帆过尽,使命般等在那节车厢。
只需一眼,就是你了。
与君初相识,犹如故人归。

评论(7)

热度(3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