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比乌斯

【周叶】桂花酿 5

第二天大早,叶修还在睡梦中,就被周泽楷摇醒了。
“快到站了”
一声撒娇似的催促入耳,慵懒的睁开双眼。就见小孩穿戴整齐,蹲在床边,注视着自己。眼前的人换了身新衣,头搁在叶修手臂上,碎发散落在额前。叶修也没多想,下意识伸出另一只自由的手,替小孩拨开缕缕发丝。似是不满足,手又往上移了移,停在孩子头顶,揉乱了精心打理好的发型。上手只觉得这小孩发质真好,细腻柔软,手感极佳,有些欲罢不能。周泽楷则低着头,任由他动作,嘴角藏着些许不被察觉的笑意。
“哎,怎么感觉跟撸猫儿似的”
“……”
良久,叶修终于是觉察时间流逝。悻悻收回手,伸个懒腰,打个哈欠,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,拿着洗漱用品出去了。
把自己打理完毕,回来一看,好家伙。被子已经叠好了,垃圾已经倒了,连自己的行李箱都取下来收拾好,立在一边了。
啧啧啧,就这等贤惠,妥妥的老婆标准啊,这孩子真是越看越喜欢,越看越想娶回家。
就等你分化性别了,小可爱。
适时,列车已经停下。俩人拖着各自行李,缓慢向出站口走去。一来毕竟是终点站,站内人潮拥挤在所难免。二来出站口便意味着离别,叶修存了些小心思,走得慢一些,相处的时间便能更久一些。
再努力的拖延,也架不住就这么短的路程,眼看这条路已走到头。
周泽楷突然停了下来,望着身旁的人。脸上神情复杂,不舍,不安,不知所措。叶修见身边没了动作,也停了下来,看孩子的表情,心下了然他一定是在考虑什么。耐心的把孩子拉到路边等着,以便后面的人通过。
不时,孩子下定决心一般,从兜里掏出手机,翻出通话页面,递到叶修面前,满含期待的开口:“手机号”
叶修闷着头笑,看刚才那表情,急的跟什么似的,原来是在想这件事。这是怕我不答应吗,真是越来越可爱了啊。念及此,不知为何自己悬着的一颗心也不知为何在此刻终于放了下来。
接过手机,退了通话页面,找到备忘录,噼里啪啦打起字来。
周泽楷见叶修接了手机,就是答应了,顿时松了口气。自己从小性格内向,不擅交际。从前并不觉得这样哪里不好,反而省了很多麻烦,乐的清闲。现如今离别在即,想找叶修要个联系方式,竟不知如何开口。满脑子皆是他不同意怎么办?走出这一步已经是极大的勇气,如果真要死缠烂打,自己能不能豁出去。可如果就此别过,此生不复相见,恐怕一辈子都要恨死自己。
幸好,叶修没有反对。
从叶修手上拿回手机,来不及道别,他已经挥挥手消失在人海中。
低头一看,是方才叶修打的那些字:
周泽楷小朋友,本来想这样叫你。可我刚才偷偷比了下,你已经赶上我高了,再叫就是打自己脸了,那就叫你小周吧。
内向不是缺点,普世的不一定就是正确的,每一种性格都应该被尊重。用你自己的方式跟人交流就好,不必勉强自己。还有,你很可爱。没有人会忍心拒绝你,至少我不会,以后请大大方方来跟我提要求。
我没有手机,只有QQ,55XXXXXXX
人生的路,其实也没有那么长。认识你自己,遵从内心。最有意义的事,莫过于能让自己开心的事。
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。嗯,你笑起来很好看。
有缘再见。
叶修这个人,用少年老成来形容都是谦虚了。若不是那副精致的面容,只看心智,任谁都不敢相信这是个十六岁的少年。
这样的人,什么时候跟谁讲过道理。长这么大,除了家人,他跟谁起了冲突,都是一笑了之的。换句话说,他与谁都不争,与谁争都不屑。
更不会向任何人展示自己对待人生对待这个世界的态度,以此来达到教育的目的。因为别人的人生,自己不该轻易插手。
可面对周泽楷,他只觉得对方一定会懂自己那些话。你看,我们是同类的人。这是件极危险的事,毕竟一个人的思想便是自己的底牌,这里是最容易被抓到软肋的地方。
如今,别说观念,就连自己那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都一并交代了出去。他是真的觉得周泽楷笑起来很好看,流光溢彩都不足以形容。那笑太过纯净,不参杂一点杂质,暖入心脾,让人如沐春风。尤其那对酒窝,还添了分童真。
打字的时候就一直想着这件事,想地十多年来八风不动的一颗心脏砰砰直跳,人生第一次觉得有些不好意思。匆匆交还手机,便悻悻然离去。
周泽楷有没有从自己夸他的那些话中接收到什么信号,叶修不知道,也无暇知道。他现在只想沉迷游戏。
随意吃过早餐,又在火车站附近转了大半天,终于找到间小网吧,开了临时卡,上机去了。
刚隐身登上QQ,就见十几条来自同一个人的信息轰炸。提示音滴滴作响,打扰了清幽。点开一看,和预想的内容无二致。时间从昨天下午,持续到凌晨。想必这小子想到什么就来条信息,凌晨终于坚持不住去睡了。
叶秋:
“混账哥哥,你去哪里玩了,居然不叫我!”
“老妈叫你回家吃晚饭了”
“快点回来,钢琴老师已经来了。”
“怎么还不回家?”
“!”
“!”
“!”
“我藏在床底下的行李怎么不见了?”
“你偷了我的行李离家出走了…”
“!!!”
“!!!”
“!!!”
“老爸已经知道了,现在正派人找你。”
叶修看着这些,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关闭了对话框。不多时,又一条即时信息进来,还是那个笨蛋弟弟。
叶秋:
“在哪里?”
罢了,就当报个平安吧。
“你哥在S市平安着呢,千万别告密啊。就跟老头说别找了,我不会回去的。”
对面一时没了回应,反倒是叶修不淡定了,总觉得哪里不太对,连游戏都玩得缺了几分专注。
半小时后切出游戏,看到对话框里新的信息,终于是明白自己为何揣揣不安了,这才是叶秋的风格啊。
“刚刚那条是老爸发的…他已经开始联系S市那边了,你还是赶紧逃吧(。ì _ í。)”
一看这话还了得?要是被抓回去免不了一顿毒打不说,以后再想逃出来就难了。
慌忙跑去前台结账下机,却是没看到系统弹出的一条好友验证消息。
打车来到汽车站,柜台前随意买了张票。一看目的地,H市,叶修甚是满意,觉得这是天意。S市肯定是待不了的,这里会是家里重点排查的地点。所谓灯下黑,离得不远的H市或许还真就是老天爷的安排。
思及此,哼着小曲儿就上了车。
到了H市能干什么?
还能干什么?当然是玩游戏!
叶修又一次随意吃了午饭,开始找起了网吧。嘉世网络会所,这名字听着就像黑网吧,就这儿了。
开机登入,一气呵成。
叶修平日里再如何闲适慵懒,只要一提及游戏,眼中就星光闪耀。玩起游戏,总是心无旁骛,所以此时,他一点都没察觉身边人注视着自己屏幕的目光。
而坐在他身边的少年,从他刷卡登入游戏便已经注意到他。
荣耀这款游戏,这个月才开始公测,玩的人少,是正常的。毕竟这家网吧也是上周才开始全面购入刷卡器,但没有人会怀疑这游戏不会火,一切只是时间问题。可是就目前,能找到一个玩伴,是件稀罕事。所以当少年发现身边的新面孔是同好,而且水平极高时,难免心中欣喜,忍不住想结识。
“我也玩这个,要不我们一起吧。你叫什么名字?”
这厢叶修才终于是分了点注意力给少年,兴趣相同,便极其容易拉近距离。
“叶……秋”
倒不是故意隐瞒,只是自己的名字太容易暴露,如今特殊时期,一切都要小心行事。
“苏沐秋”

评论(2)

热度(3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