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比乌斯

【周叶】桂花酿 7

春去秋来,日子就这样过着。两人没再见过面,联系却没有断过。
周泽楷若在家,就和叶修一起副本,不时切磋两盘。在学校,就抱着手机和叶修聊天。话还是不多,但用来分享彼此的生活已经足够了。
比如叶修知道了周泽楷最不喜欢语文课,每次语文课他都偷偷跟自己聊天。周泽楷小时候身体不好,后来好些便开始锻炼,所以最喜欢体育课。周泽楷的篮球打得很好,每次投中三分球都会拿起手机向自己求表扬。周泽楷每天去学校做的第一件事,是将课桌上一堆情书和礼物移到教室后面的空位上。周泽楷是上海人,但是很能吃辣。
比如周泽楷知道了叶修认识了很多新朋友,大漠孤烟,索克萨尔。叶修喜欢小鸡炖蘑菇味的泡面。叶修今天去理了发,还借别人手机拍了照发过来。叶修肚子长了些肉,也长高了一些。叶修学会了抽烟。
他们总是在对方讲述这些事情的时候在脑内幻想着,用对方提供的信息,把心中的那个人一点一点的更新。像两个雕塑师,精心雕琢着自己最心爱的作品。就算没有见面,那个形象却愈加完整,清晰。原来今天的你是这样的啊,好像变了些,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改变。
唯独有一件事,叶修没说。
十七岁,叶修还是没有分化第二性别。他终于放弃执念,承认自己是个普通的Beta了。因为在这个年纪,别的小朋友都分化了。虽然不是理想中的A,但只要不是最倒霉的O,也还是能接受的。不过每每看着易感期就疯狂往自己身上喷抑制剂的苏沐秋,叶修还是有些羡慕。不是A的话,小媳妇儿会不会嫌弃自己啊。不过再纠结,都没有梦想来得重要。这些儿女情长,恐怕要先往后放一放了。
荣耀的势头越来越好,甚至出现一些非官方的线上比赛。叶修也认识了更多志同道合朋友,旗鼓相当的对手。陶轩觉得有利可图,拉着叶修和苏沐秋的一帮朋友,成立了嘉世战队,赶场似的参加各种线上赛。
没有人再做代练了,有的只是一群血脉喷张的青年。没日没夜的训练技术,加班加点的抢野图boss,精打细算的研究武器,乐此不疲的安排战术。为的是奖金,更为了击败对手的快感。
不太忙的时候,叶修仍是和周泽楷分享着每天的日常。虽然能聊天的时间不多,可就算再忙,叶修都会抽出空上线,和周泽楷互道晚安。
时间慢慢的走着,终于,荣耀迎来一场盛事。中国区官方设立职业联盟,第一届荣耀职业联赛开始报名。这是一个更大的舞台,或者说这是国内最大的舞台。更强的对手,更响的名号,更大的利益。谁会错过呢?嘉世没有理由不报名。
叶修在QQ好友列表里翻了好半天,终于是想起什么,才找到叶秋的名字,将他从黑名单中拉了出来。话不多说,直奔主题。
“笨蛋弟弟,你身份证办了吧?寄过来借给哥使使呗”
对面倒是秒回,就俩字儿:“呵呵”
“你不是我弟弟!说,你到底是谁!”
又是俩字儿:“呵呵”
“地址是H市萧山区XXX路179号,叶秋收。”
“我的名字用着这么顺手?”
“顺手顺手,挺好使的。那就这么定了啊,哥先下了。”
“我要留学了,去英国。”
“挺好的”
说完便隐了身,不再去看对面接下来好一番的狂轰乱炸。
叶修是真的觉得留学这件事挺好的,对谁都挺好的。
对家里来说,总算有个孩子争气,走上了正途,讲出去也不至于太丢脸。对叶修来说,有人替自己承担了那份责任,现下可以专注于自己的事情。虽说这样有些残忍,可对叶秋来讲,也未必是坏事。叶秋这个人,离家出走的想法是层出不穷,可意志却不见得那么坚定。他吃不了苦,从行李中事无巨细的物件就能看出一二。他想出走,与自己本身半毛钱关系都没有,不过是不满家族的教育过于严格。他不像自己,怀揣一腔热血,一身梦想。他是为了离家出走而离家出走。也就是说,他没有破釜沉舟的勇气。这样的性格,走上家族安排到道路。是必然,也是命运使然。
但他有一件事,是极其坚定的,那就是他的兄控指数是绝对的满点。兄长虐我千万遍,我待兄长如初恋。哥哥平时不联系自己,有事就找麻烦,用完就扔。甚至连自己出国,都不象征性的表达一下不舍,以及祝福。就算如此,叶秋还是屁颠儿屁颠儿的瞒着父母,特意跑到城另一头儿寄身份证去了。
两日后叶修收到了身份证,除此之外还有一叠现金。无奈笑了笑,这是不相信哥的生存能力啊,笨蛋弟弟。
可心里却柔软的一塌糊涂,说没点儿感触,那是假的。兄弟俩的心思,何时变过。
我们是双生,哪怕距离再远,心却不会远。我不懂你,不懂你的坚持,不懂你的理想,更不懂你的热血。可是我选择理解你,并且最大程度的支持你。不论何时,不论何地。只要你愿意回头看,我都在这里,不曾离去。
我们,最不需要说的,就是’谢谢”二字。
既然如此,那哥不能让你失望啊。
嘉世顺利报了名,队友的技术在训练中显著提高,新战术测试成果颇丰,一切都在向着最明亮的方向前进。
没有人会质疑一叶之秋和秋木苏有多强。这个组合横亘在所有报名参加职业联赛的选手面前,是不可逾越的大山。他们配合默契,技术超群。他们天赋异禀,才华横溢。他们年少轻狂,不可方物。他们会携手爬上最高的巅峰,一览众山小。他们会一起拿很多很多冠军,他们的名字会响彻整个荣耀,他们终将加冕。
如果,没有那场意外的话。
命运善妒,所谓天才,天妒英才。
苏沐秋去世的那天,正是江南烟雨时。
那天,弱水空濛,整个城市被笼上一层水雾。他说自己摸索出一套神枪手的新打法,要演练一下。他说你先去接沐橙放学,我随后就回家。叶修走出网吧时,看着外面烟雾缭绕,伴随着细雨。忍不住打个寒颤,抱怨了句:鬼天气,路都看不清。
他说他会回来,可他终究没再回来。当苏沐橙一边念叨着“哥你又不带钥匙”,一边打开房门时。门外没有那个笑若朗月入怀的少年,有的只是两个面容沉静的警察。
是谁说,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。
很多天里,苏沐橙都没有流过一滴眼泪。直到出殡前一个晚上,她把自己关进房间,藏在被子里哭了整夜,叶修也在房间外等了整夜。他知道安慰毫无意义,也毫无用处。他能做的,就是陪着沐橙。她哭多久,就陪多久。
第二天,眼眶红肿的苏沐橙打开门。抱住叶修,使着哭哑了的嗓子,轻声对他说:“我只有你这一个亲人了”。
叶修摸着她的头,语气无尽温柔:“我一直都在,赶我也不走。”
从那以后,她再也没哭过。
叶修用弟弟寄来的那笔钱给苏沐秋送了葬,一切都很简陋,但是没有谁会在意。
南山公墓,苏沐橙一边擦拭墓碑,一边叹着:“人要是知道什么时候会离别就好了,我们还没来得及跟他说句再见呢。”
“是啊,还没来得及告诉他我的真实姓名。重新认识一下吧,苏沐秋你好,我叫叶修。”
苏沐橙只愣了一下,摇了摇头,“叶修还是叶秋,有什么关系。你就是你,是我仅剩的亲人,是他最好的朋友。”
人时已尽,人世很长,他在中间,应当休息。而我们,还要继续。
没关系,只是重头再来罢了。

评论

热度(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