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比乌斯

【周叶】桂花酿 8

  苏沐橙守在南山公墓,迟迟不肯离开。叶修想着女孩肯定还有许多话想对兄长说,便也由她去了,自己在一旁陪着。待至深夜,考虑到这丫头几夜来没怎么合过眼,怕是身体吃不消,强制送了她回家休息。哄沐橙睡下,叶修独自坐在客厅一根一根的抽着烟想事情。
  小丫头今天告诉自己,想学游戏。原因她没说,可叶修怎会想不到。“沐浴橙风”——苏沐秋为征战职业联赛申请的账号,这本该是一个注定要捧起冠军奖杯的角色。可如今,出师未捷身先死。物犹在,人已空。
  记得从前,问过苏沐秋,会不会让沐橙走上我俩的道路。他说这种事,是要让沐橙自己选择的。现在,沐橙做出了选择,叶修没有理由反对,也不想反对。于是两相协议,玩游戏,可以。但小丫头今年刚升入高中,那么至少不能耽搁了学业。不能像自己和沐秋那般,文化水平太低。
  而自己,更应该坚定不移。毕竟从此以后,身上背负的东西,会比以前更重。无论如何也要替那个人看看,荣耀的巅峰是一番怎样的风景。
  如此想着,左右今天也睡不着了,不如去玩玩游戏。抓起钥匙和烟,就出了门。
  这个时节,天已经不冷了。但繁丝细雨,密密麻麻,白昼黑夜都不肯停。尤其到了晚上,湿气极重,沁人入骨。叶修走在路上,不禁把大衣捂得更紧,啐了一口:操。
  打线下赛,就表示大家必须集结在一起。一起训练,生活,参加比赛。随着人员聚齐,队员再窝在网吧里着实不妥。陶轩为改善条件,将网吧旁边的铺子也租了下来,装修一番,仅供战队使用。
  叶修刚走进巷子,就看到不远处训练室门口的树下,一个人探头探脑地观望着。那人看到他,便站直了身体。借着昏暗的路灯,勉强能看清那人外形。大概175左右,身材匀称。这么晚鬼鬼祟祟到处瞎转悠,该不会是截道儿的吧?叶修想,抢就抢吧,反正自己身上就几百来块钱。虽这样想着,可脚下却不自主绕了点道,向网吧走去。
  刚一变道,对面就跑了过来。叶修心里直打鼓,今天怕是要栽了。虽然自己从小跟着父亲锻炼,身体结实,却抵不过这一两年来在网吧颓废度日。现在一看对面就是常运动的,想打过他,tan90°。如今打不过,跑也跑不过,不多时,对面就追上他,抓住他的手臂。
  事已至此,叶修反而沉住了气,趁着近距离想看清那人。转身望去,一愣,“小周,你怎么在这里?”
  叶修没有道晚安的第一天 周泽楷只失落了一阵,觉得他许是忙于奔波职业联赛。自己不能这么小家子气,要全力支持他的事业,更应当努力学习。于是去了条:注意身体,好好休息的信息就睡了。
  第二天,仍是没有等来叶修,有些慌了,他开始觉得委屈。自从加了QQ,哪里出现过这种情况,发多少信息过去都石沉大海。守着一颗心揣揣不安,那是多早之前才会有的事了。
  第三天,周泽楷守到凌晨,他觉得不能再这么坐以待毙了。正直周末放假,在网上订了张第二天一早的车票就躺去了床上。辗转反侧,一夜难眠。大清早顶着双的乌青的眼睛登上高铁,心情才放松了一些。
  到了H市,却犯了难。不知道叶修住哪,不过倒还记得网吧名字。拿着手机地图搜索,所幸全城只有一家叫嘉世的网吧,毫不犹豫坐了出租车就去了。
  一到网吧,问前台找叶修。人说不认识叶修,倒是有个叫叶秋的,不过几天都没见了。前台妹子本是不愿惹麻烦,老板交代过,跟战队有关的事情,包括人员,都不能随意向外人透露。可看着少年失魂落魄又急切的样子,实在不忍心。抵不住这张俏脸的诱惑,也就多说了些。
  “叶秋没队员一起住,他的地址只有老板知道,可老板去了B市开会。你非要找他的话,不妨去隔壁守着,就没挂牌子的那间屋。他要是上网,肯定会去那里。但是我要提醒你啊,那里面不能随便进的。”
  周泽楷听完二话不说,道完谢就拔腿离开了。前台说的地方,就在网吧旁边紧挨着。周泽楷谨记教训,没敢走近,在对面找了间视野极佳的奶茶店坐下。眼睛都不敢眨,盯着那扇紧闭的门,怕错过什么。坐了一天,倒是看到几个人从那里进进出出,可这些人里面仍然没有叶修的身影。等到深夜,奶茶店打烊了。这才走出来,到对面找了棵路边的梧桐树避避雨。
  周泽楷觉得,这样漫无目的等下去,不是办法,若是叶修真的就不出现了呢。可心里总是有个声音,不断的告诉自己再等一等。我有预感会见到他的,只要再等一等就好。
  没多会儿,还真的等来了一个人。昏黄的路灯只能勉强照照路,想要这么远看清人的面貌,着实有些难度。不知道为什么,周泽楷就觉得那是叶修。那人只看了这边一眼,便急匆匆的绕道走。这下周泽楷急了,怕再不上前抓住,人就真的丢了。
  少年紧捏住叶修的手臂,一点都不敢放松。有很多话想问他。为什么不理我,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。有什么重要的事,让你连荣耀都能放下。他很想将这些话脱口而出,可看着叶修似乎在强忍着什么,勉强挤出微笑面对他时。心中突然被这样的表情扎得有些疼,心疼是为他。到底经历了什么,才会让平日里云淡风轻的他有如此情绪。
  极力克制住心中万般郁结,到头来什么也没说。就着握住叶修的手稍一用力,将他拉入怀中。双手试探性的附上叶修的后背,见对方没有反对,便大胆的抱紧了些。
  路灯下,两个倒影重叠在一起,被拉得老长。叶修任由周泽楷抱着,突然觉得有些委屈。苏沐秋于自己,是朋友,更是亲人。他的离开,自己的难过不会比沐橙少,但是这些都必须藏在心里。想要夺冠,一队之长便不能有一丁点的怯懦。对于沐橙,更要拿出十足的坚强,好好照顾她。人人都说嘉世的小队长理性果断,可谁还记得,他也不过才十七岁。
  而现在,被如此温柔对待,何况还是自己心仪的少年。叶修的一身防备卸下, 任由他抱着。一年多不见,小孩长高不少,又快赶上自己了。额头埋在少年脖颈,稍微平复了心情。
  “小周,沐秋去世了。”
  原来如此。周泽楷手上的力道又重了几分,多日来的委屈不安瞬间烟消云散。凑近叶修耳边,温柔而坚定的对他说:“我永远都在。以后有事,跟我说,可以吗?”
  这话似曾相识,哦,自己和沐橙说过类似的。叶修只觉得心中暖流过境,彷佛那点道不明的情愫被这洋流冲刷,变得有些清晰。原来,有一个人看清自己的伪装,告诉自己不管发生什么,他都会陪着你,是这样的感受啊。何其幸运,苏沐橙有叶修。而他叶修,有周泽楷。哪怕往后的岁月里真就没被他看上,不能相守。那么只作为朋友,这一刻,也足够了。
  “其实一旦接受了沐秋已经离开的事实,我也没有那么伤心难过了。人死不能复生,我们的生活还要继续。有些事埋在心底,比每天拿出来怨天尤人要好得多。更多的不过是可惜罢了,他真的是很好的人。”
  周泽楷此时才松开了叶修,面对着他,试探性问道:“我能去看看他吗?”
  能吗?当然能。你是我想娶回家的人,他是我最好的朋友。早知如此,当初就该告诉他了。还没来得及向那个人炫耀呢,看,我喜欢的人长得比你还好看。
  叶修笑了笑,点点头,“明天再说,现在先给你找个住的地方。”
  说着就脱下自己的外套往周泽楷身上披,周泽楷怕冻着叶修,使劲摇头。叶修白了他两眼,一边自顾自向来时的方向走去,一边恐吓道:“你要是敢脱,我马上就扔了你不管了。”
  周泽楷这才不敢多言语,紧跟上他的脚步。叶修被抱着的时候就觉得他体温有些低,可能在那儿等了有些时间了。这孩子,穿得这么少,也不知道避避雨。心中好一番蜚腹,嘴上却不忍责怪。怕少年想偏,又想还自己衣服。他只当年轻人爱风度,自以为不怕冷。他不知道的是,周泽楷这几天跟失了魂儿似的,哪里还顾得上天气冷热,随便套了件圆领短袖就出了门。
  叶修琢磨着要让人赶紧冲个热水澡,脚步也快了起来。不多时就找了间就近的旅店,开好房间,带着少年上楼了。门一打开,催促他快去洗澡,自己打开窗户点起烟。
  周泽楷洗完澡出来,房间内已经空无一人。
  自嘲般笑了,不是一早就知道吗,还有什么好期待的。
  

评论

热度(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