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比乌斯

【周叶】桂花酿 9

 狭小拥挤的房间内,少年背靠着床沿,双手环住膝盖,坐在地上。叶修又一次不告而辞,他有些后悔听了叶修的话,没有寸步不离把人看住。可是,你来这里不就是为了见他一面吗,现在人已经看过了,为什么还不知足。
  知足——怎么可能?那个人身上像有魔力一般,总是吸引着自己向他靠近,向他索取更多。见一面,就想拥抱。拥抱后,就想牵手。人都是贪婪的,在这件事上,自己也不例外。不过内心再挣扎,身体已经支撑不住周泽楷继续天人交战了。许是穿的太少,又淋了雨。不多时,少年昏昏沉沉就躺在了地板上。
  半梦半醒间,隐约听到有钥匙开门声。第一反应是进了贼。可现在自己头疼的厉害,四肢乏力,实在动弹不得。便也不想挣扎,偷就偷吧。
  “小周,你怎么睡在这里。”
  听到一个模糊的声音,睡梦中的周泽楷下意识弯起嘴角,而后安心在地板上睡去。
  叶修手中提着两个袋子,进了屋,看到蜷在地上的周泽楷。第一时间就跑了过去,可现在这个情况,有些诡异。因为少年没穿衣服,就围了条浴巾在腰间。这本来没有什么,可叶修也不知道自己心虚个什么劲儿,就是下不去手。最后心一横,把脸撇向一边,手摸过去。废了九牛二虎之力,将人扶起来挪到床上,已经累得上下气儿直喘。
  又摸索着用被子把他除了头裹得严严实实的,这才回过头。伸手探上对方额头,吓了一跳。难怪这孩子浑浑噩噩睡在地上,原来已经烧得这么厉害了。幸好自己先见之明去买了感冒药,慌忙起身向放着药的桌子走去。
  “别走”
  刚转身就被一道手劲给拉了回来,叶修一个受力没稳住,跌到了周泽楷身上。少年顺势一揽,将他抱了个满怀。嘴角的笑容加深了些,就着这个姿势又睡沉了。
  叶修只觉得脑门一热,小心脏砰砰跳个不停。脸红的快赶上面前发高烧的人了,赶紧的想要起身。少年察觉到怀中人的动作,双手直接箍紧。
  既然如此,那便不挣扎了。抬头望着熟睡中微笑的少年,心中柔软。一年多不见,最直观的感受是他脸长开了些,以前还显得稚嫩的一张脸,现在已经多了分英气。笑起来又添了些阳光,看着他笑,自己的内心也被融化。还有眼睛,更加灵动了。那双眼中有一片大海,明月照进去,波光粼粼,熠熠生辉。不愧是我想娶回家的人啊,美而不妖,艳而不俗。
  也不知道做了什么梦,睡着觉都这么开心,叶修忍不住笑了。这小孩,脑子被烧坏了,手上动作倒是一点都不含糊。还有那两个字说的这么熟练,要不是体温摆在那儿,谁都以为是装病。
  不过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,还是要早些让他把药吃了。叶修再一次试图挣扎起身,可周泽楷仍然纹风不动。又不敢动作太大,怕弄醒了病人。无奈之下,只好劝慰。
  “我就去拿药,不走”
  无果。
  “马上就回来”
  没反应。
  “这孩子怎么说话不听呢,我真不走。”
  ……
  “这么晚了,你让我早些收拾了好早些过来睡啊。”
  周泽楷这才放了手,叶修怕他又来一出,火急火燎的跑去拿了药。回来坐在床上,将少年扶起身,一手揽住他的肩膀,一手喂药喝水。完事又慢慢招呼人躺下,捻紧被子,细心之至。
  夜已经极深了,困意袭来。叶修从拿来的袋子里取出衣裳,进了浴室。
  这厢周泽楷其实早就醒了,虽然仍头昏脑胀是真,不过发生了什么,脑中还是清楚的。原来他没有走,他是去给我买药了,他回来了。
  狂喜不止,抱着叶修就舍不得撒手。怀中隐隐有淡淡的烟草味传进鼻腔,如梦似幻。像上了瘾一般,想吸取更多。心中小鹿乱撞,紧张的不行。脸上烫得跟下油锅似的,幸好本来就发烧,才没有让那人看出来。本来想多抱会儿,听闻叶修晚上要睡这里,赶紧放他去了。
  待那人走进浴室,少年将头埋在被子里,笑得更加灿烂。只有一张床,那就表示晚上要和叶修同床共枕。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,他坚信,只要努力,终有一天,自己会抱得美人归。估摸着那人快出来了,少年赶紧装出刚才的样子睡过去。
  叶修洗完澡实在困得紧,头发也懒得吹。怕少年半夜口渴,倒了杯水,放在周泽楷一边的床头。就关了灯蹑手蹑脚摸至床的另一边躺下了,不多时已经熟睡。
  周泽楷睁开眼,将人拉到自己怀中。头埋在那人劲间,狠狠吸了一口,笑得更甜。
  再久的雨,终会有停下来的一天,终会等来雨过天晴。临近晌午,艳阳高照。一缕细光穿过多日的清冷,从窗帘的缝隙中透了进来,直直照在叶修脸上。
  阳光正好,依偎在怀中的是自己日思夜想的人,周泽楷侧过头仔细端详那张脸,似乎要把这一年多的份都看够。叶修常年在网吧坐着,不运动,很少出门,脸上已有些虚胖,人也变得吊儿郎当许多。皮肤倒是一如既往的白,可相比以前,是那种显得有些病态的苍白。不知道为了训练熬过多少夜,双眼下泛着乌青。大概心情真的有所好转,面上柔和许多,少了昨日的勉强。
  说实话,这样的叶修懒散过了头,并没有初见时的阳光明媚。你看他插科打诨嘲讽人,你看他沾染一身人间烟火,你看他老奸巨猾的算计。可是,无论你看到那人做了什么,变成什么样子。最记忆深刻的,还是他周身气吞万里如虎的气势,屹立于天地之间的风骨,不破楼兰终不还的执着,我自横刀向天笑的自信。周泽楷清楚,面前这个人有多优秀,没有人不会被这样的气质惊艳,没有人不想靠得他更近。自己能被他吸引,别人也能,前路漫漫啊。
  眼见那人眼睛动了动,周泽楷赶紧躺下继续装睡。
  叶修迷糊睁开眼,发现自己在蜷缩在少年温暖的怀中,脖颈间枕着他的手臂。而自己的手搭在他的腰间,一手还停在对方光溜溜的胸膛上。突然脑子有些当机,若是别人,便也罢了,朋友间举止亲密些,可以理解。可小周能是别人吗,自己对他那点想法心里没点…数吗。而且看这架势,还是自己主动搭上人家的,居然如此禽兽。
  趁小孩没醒,赶紧起身拿起烟冲到浴室冷静一下,临走还不忘给少年把被子盖严实。接连抽着烟,弄得小房间乌烟瘴气,叶修这才沉着不少。再洗漱完出来,窗帘已经被全部拉开了。周泽楷坐在床上,面带微笑,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。
  有些心虚,不过小孩又不知道这件事,要淡定。深吸一口气,“小周你起来了啊,感冒好些了吗?”
  “嗯”
  摸了摸少年额头,烧确实退了,精神面貌也好了很多。
  “再吃顿药去洗漱吧,等下吃午饭。”
  “好”
  少年答应的倒是快,就是好半天没见行动。正在取药的叶修脑门一拍,恍然大悟,拿起桌上另一个袋子递了过去。
  “昨天我看你衣服都被雨浸湿了,去买药的时候就顺便回了趟家,拿了自己的过来,我俩身高差不多,应该能穿。衣服有些旧了,不过内裤是新的,别嫌弃。”
  少年开心的接了过来,“不嫌弃”。
  直到进浴室前,都能看到他脸上大大的笑。叶修也跟着笑,傻孩子。
  收拾好后,俩人出门随便找了家饭馆就坐了下来。考虑到病人在场,叶修点了三个清淡的热菜。对面的周泽楷则在拆着叶修的餐具,倒入茶水兢兢业业洗了起来。看得叶修目瞪口呆,啧啧啧,比体贴,还是在下输了。
  “对了,你怎么来了?”
  少年把洗好的碗筷放到叶修面前,抬头微笑,“找你”
  “我没法带你去玩了啊,马上要比赛,有得忙了。”
  “不急,注意身体”
  “什么意思?”
  “以后”
  “以后你会来看我比赛吗?”
  “决赛”
  “那妥妥的啊,我不仅能进决赛,还能拿冠军呢。”
  “是你,就能。我相信。”

评论(4)

热度(3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