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比乌斯

【周叶】桂花酿 17

  说是回家,叶修在家的时长拢共还没五分钟。
  叶秋虽在国外留学,放假都会回来刷存在感。所以离家出走这些年,门口的警卫虽然变了,还是认得叶修这张脸,检查证件无误后就给放了行。
  可这大门离自己的家还有些距离,宅男体质不比往年。叶修无奈,在警卫室给家里打了电话,等人来接。足足等了十分钟,才见司机开车出来。
  拿了三连冠,自认为功成名就,没给家里丢人。这次回来,也是存着和老头缓和关系的心思,希望家人理解自己的事业,大家一起共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。
  为了这次会面,叶修精心打扮了一番,从昨天到现在连烟都没敢抽。可再怎么倒腾,仍是那副慵懒的神情。
  一进门,就见一身戎装的父亲板着脸,端坐于会客厅的沙发上,想来是刚从外面回来,没来得及换衣服。听着门口的动静,头都没回,冷哼一声:“我们以为你死在外面了。”
  旁边的母亲撇了父亲一眼,他这才稍微和气了些,又说道:“你还知道回来!”
  这是给自己下马威呢,叶修自是不敢答话,换了鞋走过去,恭恭敬敬喊了声:“爸,妈。”
  叶父不理。
  叶母点了点头,随即发现了什么似的,嘴角一勾,看着叶修:“你没有行李。”
  这话问出来,当然不是在关心你居然混的这么差,连个行李都没有吗。这话的意思是,你没有带行李回来,说明你这趟并非真正要回家来,你还是打算离家继续玩你的游戏。
  这位面前,叶修自然不敢隐瞒,只有实话实说,语气尽显自豪,“妈,四赛季马上开始了,我还要拿第四个冠军呢。”
  叶父听了这话,顿时火冒三丈,“打游戏拿来的也能叫冠军?谁稀罕!不误正业!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,死气沉沉,哪里还有年轻人的朝气!”
  叶修听了也只能无奈的笑了,我付出了那么多心血,倾尽全力为之奋斗的东西,在你的眼里竟然如此不堪。那么多日夜的坚持和奋斗,到头来三言两语就被你打入旁门左道,成了偏执。
  这话搁在任何一个职业选手身上都不能忍,可是说这话的人是自己的父亲,不可能直接怼上去。叶修调整好心情,叹了口气,“爸,你这是偏见,电子竞技也是正经事业。”
  叶父才不接受反驳,也不接受辩论,“你要回来继续读书,以前的事一笔勾销。还想打游戏的话,我就当没你这个儿子!”
  “我不会放弃的。”
  本来还想给双方一个台阶下,叶修一句话坚决堵死了自己的路。气急之下,叶父抬手捞了个花瓶就砸过去,吼道:“丢人现眼!你给我滚!”
  就这过程,在警卫室辛苦等了十分钟,现在五分钟就被赶了出来。
  叶修实在是无奈,旁人不理解,自己肯定完全不在乎。可是至亲之人贬低自己的信仰,就很扎心了。不论如何,父母都是自己必须攻克的难关。可这条路如此漫长,一片黑暗,看不到尽头。想到这些,郁结于心,第一次抬头四顾心茫然,不知所措。
  被赶出家门,自是没有专车接送的待遇,叶秋在国外还没回来,唯有步行了。
  走到大门警卫处,天已经渐黑,丢了一路的烟头,心情也好转许多。再走远了一些,才招到出租车。
  订的返程机票在明天,还以为能在家住一晚呢,身上就带了点车费。无处可去,叶修灵机一动,想起了同样是B市土著的王杰希。找了间网吧,就给他去了信息。
  一叶之秋:大眼儿
  王不留行:有事吗?
  一叶之秋:收留哥一晚呗。
  王不留行:?
  一叶之秋:我在B市呢,没带钱。你要不收留,我就只能睡大街了。
  王不留行:我把地址发给你?
  一叶之秋:别介啊,正饭点儿呢。你来网吧找我,请我吃了饭我们一起回去啊。
  王不留行:前辈真是一如既往的…不拘小节。
  一叶之秋:那必须的啊,咋俩谁跟谁。
  王不留行:地址
  一叶之秋:我在西直门北大街XX号负一楼网吧
  王不留行:不远
  一叶之秋:废话,上次听说过你家的大概位置,特意找了离你近的网吧。赶紧的啊,好久没吃那家大槐树烤肉了,还怪想的
  王不留行:三场PK
  一叶之秋:行行行
  王杰希也是个行动派,刚到网吧,就去前台刷了卡。接着往叶修身边一坐,拉着他先PK。
  PK的目的是什么,叶修再清楚不过了,没有一个职业选手不想把斗神研究透彻。饭票面前,自然不敢有意放水。此时的王杰希还没有敛起一身锋芒,如此天马行空,饶是叶修也有些吃力,却还是认认真真陪他打满了三场。
  结束后偏过头,看见后辈正把刚才的竞技场录像视频上传至网盘中。如此高质量的三场个人赛,可遇不可求,想必后辈是打算回去复盘。
  叶修有些欣慰,联盟出现一位如此天资卓越的选手。不骄不躁,又极其好学。这对荣耀的发展来说,是幸事,连带着也看这位后辈顺眼了些。
  天已经晚了,两人出门招了出租车,就赶往叶修说的那家烤肉馆。到了地方一看,幸好不是饭点,有座儿。
  老板娘看到来人,连忙上来打招呼:“小秋,这几年不都是一个人来的吗。今天带了朋友?”
  这家店的环境并不好,确是十足的老北京口味。尤其五花肉和嫩牛肉,放在烤炉上滋滋作响,叶修后来在H市,想到时就直咽口水。
  小时候带着叶秋穿过小半个城,三天两头往这里跑。老板夫妻热情,叶修两兄弟可爱,一来二去互相熟了,对两个小孩总是特别照顾。后来叶修离家出走,叶秋每次回国就一个人跑来,想来现在老板娘把他当叶秋了。
  “是啊老板娘”,王杰希在这里,叶修也不解释,坐下后就把菜单交给他,“你点自己喜欢吃的,不用管我,老板娘知道我喜欢吃什么。”
  王杰希一边点菜,一边问他:“你经常来这里吗?”
  “童年好吧,这里哥从小吃到大。”说着又看向一旁正在给自己上菜的女人,“是吧,老板娘?”
  老板娘笑了笑,没回答他的话,确是说:“小秋越来越像哥哥了。说话像,口味也像。”
  叶秋从前觉得五花肉肥,疙瘩汤咸,怎么都不喜欢,可叶修很爱这些。现在用着弟弟的身份,上的菜却全是自己爱吃的,再想起老板娘说口味越来越像了。心下了然,有些感动,笑着嗔道:这傻小子。
  等两人吃完饭回到王杰希家中,夜已经深了。叶修迅速洗完澡出来,看到后辈在厨房用微波炉叮牛奶。
  “喝杯热牛奶再睡吧,助睡眠。”
  一只手递过来,叶修望着他手上的杯子,想起第一次夺冠后那个早晨。有个少年眼神温柔,替自己举着牛奶。原来认识已经这么久了啊,有些想他呢。
  叶修接过,问着面前的人:“大眼儿你有喜欢的人吗?”
  王杰希愣了一下,没有回答。
  抿了口牛奶,有些烫,“不方便说吗…其实我只是想问你不是Alpha吗,会不会喜欢Beta。”
  王杰希眼中有什么转瞬即逝,依旧没有回答。
  叶修以为自己戳到人家痛处了,也不好继续问他的事情,“那就不说你,比如说老韩,你觉得他会介意对象是Beta吗?”
  “韩队为人正直,不拘小节,喜欢就是喜欢了,敢爱敢恨,应该不是会在意的人。我的话,世界太复杂,相爱就已经很难了,为什么不好好珍惜,还要去在乎这些。我宁愿没有孩子,也不想错过。”王杰希顿了顿,“况且,我的基因也没那么好,没必要非得传宗接代。”
  “说什么呢,除了这双大小眼儿,你怎么看都是个俊俏的小伙子。荣耀技术嘛,不错,就是比哥差点儿。啧啧啧,这样的基因还不好?人不要太贪心。”
  我这是谦虚好吗,谁像你似的,还当真。显然王杰希不想在这种话题上和他讨论,换了问题:“你呢?对Alpha。”
  “我?”叶修想了想,王杰希说的没错,爱可以跨越年龄,种族,为什么还要纠缠于性别。
  叶修曾经告诉少年,一辈子也没那么长,务必遵从内心而活。教育别人的时候侃侃而谈,到了自己身上,反而看不清本心。
  周泽楷对自己有好感,这是显而易见的,那么更不能由自己单方面决定两人的关系。对他不公平,对自己也不公平。这好感也许还没有达到喜欢的程度,可如果连追求都没有,想到前路漫漫就宣告放弃,真的太过软弱。若是被母亲知道了,只会恨儿子不争气。
  曾经老队友打趣说谁压谁还不一定,现在一语成谶。想到这些日子以来,自己对周泽楷各种信息的不理不睬,真像是小孩子的行为。一切只因为看着周泽楷作为手握优势的那个人,总是能底气十足,不计后果的纠缠,心中有些许不甘罢了。爱情从来都不是对等的,付出不一定就有回报,先爱上的人本就应该最好妥协的准备,自己这样确实有些幼稚。
  叶修二十年来云淡风轻的活着,除了荣耀,甚至快达到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的地步。面对爱情,却自相矛盾,困步不前,实在令人唏嘘。果然在爱情面前,纵然荣耀之神,也是傻子。
  他突然很心疼周泽楷,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,却因为自己的小脾气,因为自己在那里跟空气演了一出大戏,就受到如此对待。那样干净的人,谨慎,认真,谦逊,甚至不争不抢,为什么还舍得伤害他。
  可叹叶修口口声声要把周泽楷娶进门,实际确是周泽楷一步步的走近他。这段关系中,周泽楷才是那个付出最多的人。
  叶修只觉得,往后的日子,就算自己得不到,也不想再让小周受委屈了。你想要的,我都给你,哪怕自由。
  想通以后,当即把手中的牛奶一饮而尽,伸出舌头舔过嘴角一周的奶渍,笑道:“哥要娶Alpha!”
  也不等对面的人再说什么,叶修自觉把玻璃杯洗净,放到滤水架,步履轻盈回了卧室。

评论(18)

热度(53)